2011年5月1日 星期日

我退休,並非逃避,而是用另一種方式跟社會對話

       中央研究院丘延亮兄是我很敬重的朋友,當他知道我要退休時,說了一句我忘不了的話:你只能反對壓迫人的體制,或者以你的沉默成為壓迫人的共犯;運動是沒有退休制度的
        有學界朋友感慨地跟我說他們也想退休,以保晚節。我想跟所有對既有體制不滿的人說:撐得下去的人不要退休,不管用什麼樣的方式就地抵抗,都可以沖淡或緩和小人與無知者對學術圈的影響力。學術界多的是好人,只不過是被少數人綁架而已。
        我退休了,因為我以為自己找到更好的戰鬥位置。這個部落格就是我退休後的主要工作。

        2020年油價將上看200美元,糧食不會過太平洋,臺灣怎麼辦?石油發電和煤炭發電都因油價上漲而變得太貴,只剩核能燃料容易跨海運輸,台灣的能源政策怎麼辦?油電糧三漲,遲遲無法升級的中後段產業怎麼辦?如果產業政策失效,產業無法在十年內順利轉型,百分之九十的糧食和經濟將倚靠大陸?這是我們要的嗎?愛爾蘭的國債問題導源自金融自由化後被外資掏空,如果不是彭淮南成功地力戰外資來鞏固台灣,台灣早已淪陷,但國人對此危機卻欠缺警覺,怎麼辦?兩黨政治人物和媒體都沒有把台灣窘迫的處境與危機誠實並有效地告知國人,選民每天被藍綠電視台和新聞媒體愚弄,怎麼辦?阿根廷從所得超過德國變成無法償還國債,關鍵就是裴隆執政期間成功的愚民政策,台灣會不會步上後塵?面對無知的媒體和群眾,台灣怎麼走出危機?
        邁向2020的高油價時代,台灣只有一條艱險而狹窄的路。除非我們從今天開始奮力向上走,否則路將愈來愈窄,使得我們走不過2020。如果學術界繼續被體制綁架在跟台灣前途無關的研究上,很難相信我們通得過2020的挑戰。
        我將從學校退休了,以便全力著述,設法跟這整個癡愚的體制搏鬥。八月一日起,我將在運動圈展開專職的人生第二春。
        如果你也可以找到更好的戰鬥位置,我們一起退休。否則,留在學術圈內,持續關注我的部落格,我很快地會需要一堆朋友一起去構思「台灣2020的挑戰與機會」。
        我罵兩黨候選人,因為我要吸引他們幕僚的注意力。我將在2012大選前把台灣2020的問題講清楚,當作他們選舉時的考題。
        自主選民有37%,仍未表態的有26%,希望我們可以一起引導這股力量對雙英施壓,逼他們想清楚台灣2020的挑戰,逼他們認真去找出有能力提出對策的人,逼他們釋放學術界的力量,逼他們跪求有能力解決問題的人,而不是陶醉在無能幕僚和小人的簇擁下。
        台灣不是沒有人才,只是沒被重用而已。但是,沒有自主選民的壓力,雙英不會醒。
        支持我的讀者,請你們持續轉介這個部落格,把你吸收到的和反省後再生產的擴散出去。社會的進步沒有捷徑,不能靠救世主,而是靠每一個人一點一滴緩慢地覺醒,累積,擴散,終而量變匯聚成質變。
        我對台灣憂心,但不願意放棄希望。10年前我絕對無法相信藍綠鐵票有一天會對銷,中間選民有一天會變成最大黨,成為左右總統選舉的多數力量。10年前我絕無法想像網路對社會改革所能貢獻的力量會大過三大報,但是「台清交卓越的秘密」點閱率已經達到4萬3千次,「亡台從五年五百億開始」也已累積3萬筆點閱率,認真的讀者愈來愈多。我婉拒了所有媒體的採訪,我不對媒體妥協,我憂心而懷著希望。
        伊朗導演阿巴斯是我在電影界的最愛,他在電影「生生長流」裡有一句我很感動的話。當電影主角問完路要出發時,指路的人說:「前面有一個很大的陡坡,你的車恐怕上不去。」他回答:「我只有這一條路,我也只有這一輛車。」
        台灣只有一條生路 (往上的路) ,而我只有一個故鄉,一個祖國。我不勇敢,我只是沒有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