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7日 星期二

解決房價、糧食問題與水資源短缺問題的根本之道

塑化劑毒害全台,迄今還沒聽說有哪個閣員要下台。如果在歐洲,不但現任要的下台,連已卸任的都永不再錄用。

民主政治就是責任政治,但是在台灣卻變成沒有責任的分贓制度。媒體與立法院把責任全部歸罪到黑心商人「欠缺道德良知」,卻不去追究:(1)立法院為何從寬立法(為了保護其他商人的利益,替他們節省生產成本);(2)歷任衛生署長的責任(編列預算與人力去執行各種檢驗)。

民主國家是靠法律與制度治國,台灣到今天還是在靠道德與良心在治國。連國民黨已經「全面執政,全面負責」的時代,都還是沒有幾個人要求政黨「全面負責」,台灣社會與政治機制之落伍,只有明、清堪比擬。

民主就是制衡與監督,沒有中間選民參與制衡與監督,而只靠立法院去制衡與監督行政院,下場必然是「官兵強盜五五分帳」。因此,要讓大家安居樂業,就必須有一個有效的機制讓兩黨為其言行負起相當的責任。

除非我們可以為中間選民發展出有效的參政機制,讓大家可以通過臉書表達政治立場,以及以選票威脅兩黨,否則台灣永無寧日。

台灣農業成本高的原因是上下游剝削以及耕作面積太小,而耕作面積太小的原因跟農地炒作關係密切。農地炒作真正的動機是「農地變建地」的龐大利益。有黑道處都是因為有暴利,地方議會滿是黑道,因為地方每年定期定額地在推「農地變建地」;農地會零細化,表面上是因為無法單一子繼承,更根本的原因是:農地一子繼承,他子只能以農地價格分遺產,誰也不願意;農地多子繼承,每人都有機會成暴發戶。

要解決這問題,只要徹底貫徹「漲價全數歸公」即可。這個政策一施行,房價立跌,黑道會覺得議會無趣而退出,兩黨樁腳會欠缺綁樁工具(利益)而垮掉。對大家都有利,但是對兩黨都有害,所以除非中間選民有效施壓,立法院絕對不會主動通過立法。

解決農地問題或水資源問題,面對的都是全國性盤根錯節的政治、商業利益分贓制度。沒有良好、有利的中間選民參政制度,所有抗爭最後都頂多是「贏在一時,死灰復燃」;而所有的批評都只不過是「狗吠火車」。

中間選民必須想一想:要安居樂業,可以完全不管政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