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3日 星期日

評江宜樺的一齣噁心爛戲

       昨天(3/22)江宜樺一早就放風聲,說要去跟學生對話,希望學生可以在緊張的壓力下為了談判底限的擬定而鬧意見糾紛,甚至出現路線之爭。然後,他故意一再更改時間,充分表現出沒誠意,以便讓較沒耐性的學生在焦急的等待中火氣越來越大。說穿了,江宜樺昨天是故意去討罵的,他要的只不過是學生情緒失控或辱罵他的畫面與聲音,以便讓藍營媒體有「畫面」與片段事實可以用來抹黑學生(馬江版的「有畫面有真相」)──他希望在他到場時情緒失控的學生人數越多越好,這樣藍營群眾以及不明究理的人就會越同情他,指責學生。

       江宜樺不是去溝通的,他是去拍照的。江宜樺全程帶笑,因為他需要一張合成照片,而這張合成照片裡還缺一隻丟到他頭上的鞋,缺一張陳為廷憂慮而毫無笑臉的表情,缺一張學生代表恨之入骨的表情。因為他還記得,只需要一張合成照片,就可以讓蔣偉寧在理屈的情況下贏得藍營媒體與無知群眾的完全諒解,且讓陳為廷變成大家責備的焦點──張合成照片只需要兩個表情,蔣偉寧那一付近乎白痴的無辜狀,用來對比陳為廷那一付怒氣沖天的表情。
       這還不是噁心戲碼的全部。
       江宜樺走後,有學生質疑林飛帆對江宜樺太客氣,這是正中江宜樺的下懷,他巴不得學生鬧分裂。只要江宜樺去得夠晚,態度上嚴重欠缺溝通的誠意,學生就會怒氣高漲,林飛帆就會被迫必須採取嚴厲的態度和言詞責備江宜樺,以便符應學生火氣的情緒。但是,只要林飛帆情緒失控,江宜樺就可以用他那張虛偽的笑臉指控林飛帆「態度粗暴,踐踏師長與院長尊嚴」;而林飛帆如果沒有上當,客客氣氣地回應江宜樺,就會得罪學生群眾中情緒最激烈的一群人或少數人,甚至造成內部的嫌隙或分裂。
        當江宜樺取得他所需要的畫面之後,立即飛奔回行政院,召開記者會,利辭譴責學生不願意溝通與對話。明明是自己預設立場,卻反過來咬人。不要臉!
       江宜樺智不足以鬥王金平,也不足以騙過林飛帆,就用下三爛的手段激怒現場較易失控的學生,遂行自己扭曲事實的預謀,用以對無腦的藍營群眾訴說「立院學生都很霸道」。這才是這齣戲裡最噁心的橋段──鬥不過該鬥的大人,就用卑劣的手段去對付容易被激怒的一部分單純學生,來把自己該負的政治責任推諉給容易上當的學生。這種手段不僅稱不上英雄,稱不上狗熊,根本就是下賤不要臉到極點!
        接著,馬英九今天又舊戲重演,用最沒誠意的方式回應學生原本簡單的兩大訴求「退回服貿協議,通過監督條例」,氣得在場學生哭了,聯合報的報導是:「議場內不斷有學生哭泣,有人低頭痛哭也有人憤而向現場媒體表達心聲,『把人民當白痴』、『氣到要爆炸了』 。相較議場內學生的冷靜,場外各個集結點學生和民眾情緒激動,青島東路上的活動主持人甚至高分貝詢問現場民眾『要不要革命』、『我們不要自由貿易而是要公平貿易』,現場群眾激動回應,警方嚴陣以待。」
       這是一場既噁心又不公平的賽局:學生領袖必須帶領一群純真而對政客的卑劣嚴重欠缺認知的學生,在睡不好,情緒焦慮的情況下維持場內與場外意見的一致性,這是今天的馬江都做不到的事,王金平也不見得做得好;而馬江卻只要不時刺激學生,就可以驅策媒體去擷取畫面,合成照片,抹黑學生。
       立法院內外的學生與民眾對於馬江肚裡的噁心計謀必須有所認知,並且彼此相互提醒,切忌中計而失控或鬧分裂。不管局勢如何發展,嚴守大家剛加入這一場抗爭時的初衷(「退回服貿協議,通過監督條例」的兩大訴求),無法達成共識的新提案一概擱置且不可以有心結,一定要有「求同存異」的雅量。
        在人疲馬翻且跟隨群眾耐力差異極大的事實前提下,不要輕易提出不容易有 100% 共識的新訴求,以免內部在生理與心理疲乏下逐漸被馬江分化。與其因為訴求越多分裂越厲害,不如「堅持核心訴求,比長比久不比多」。
       據說部分媒體記者態度太粗糙而跟學生起衝突,一定要記得一件事:國民黨裡還是有歷經白色恐怖累積下來的「家產」,擅長搞抹黑分化;馬英九自己就是職業學生起家,國民黨目前還是有有職業學生,他們有可能會混入學生群中挑撥、離間,甚至用記者身份激怒學生來擷取想要的畫面與新聞。對付的辦法不是開始彼此詰問身分,查學生證;而是堅守初衷,相互提醒初衷與既有的共識,引導新加入的學生去了解局勢的複雜與險惡,引導新加入的成員去了解學生領袖的困難處境,然後將不滿的學生勸離。
        一定要鞏固一個共識:要加入這一場運動,就必須尊重這一場運動的原始訴求;跟舊成員意見不合時,可以自行離去,開創自己的場子,而不該在別人的場子裡堅持要改變別人的運動訴求。否則,這就叫「乞丐趕廟公」──到人家場子裡,卻硬要人家遷就你的意思。
        千萬要防範馬江的下流手段──他們鬥不過王金平,就只能鬥學生了,而且會越來越不擇手段。局勢險惡,不再一一叮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