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 星期四

2016 1/10 司法議題工作坊

時間:14:00 ~ 17:00 
地點: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台北市中山區松江路90巷3號7樓)  
       台灣的民眾對司法信任度相當低,有許多判決都讓許多人失望;也有許多判決,法官堅持法律專業判案, 卻與人民的想像有出入。 台灣的司法真的有問題嗎?問題在哪裡?司法上的想法,和人民習以為常的思考方式,是不是真的有出入?又有哪些制度上的修正,可以讓台灣的司法更好?   

2015年12月21日 星期一

火車出軌,要換司機,更要換腦袋

       如果藍綠背後的財團早已勾結一氣,立法院的藍綠黨鞭交情好到匪夷所思,政黨將是換湯不換藥,即便輪替一百次也於事無補。如果藍綠背後的意識形態、財經思想與產業政策還彼此雷同,掉在同一個陷阱內,就更別指望政黨輪替可以解決問題。
       如果火車出軌是因為鐵軌、車頭,乃至於整個鐵路局的制度和管理系統都出了錯,就不能只換司機而不換腦袋。

2015年12月18日 星期五

請協助 NGO 團體衝人氣

       今年吳長鋼跟我邀請了勞陣、農陣、司改會、台權會、台灣青年氣候聯盟、台灣關鍵數據網等 NGO 團體,聯合在「總統給問嗎」平台向總統候選人發出政策提問,希望作為日後成為檢驗施政成果的根據。
       由於連署截止日將屆,而好幾個議題離千人連署的門檻仍有距離,所以在此拜託所有關心公共議題的朋友們支持,並參與聯署。

2015年12月12日 星期六

演講邀約:「走出低工資高房價的富人經濟」

       12/30(三)晚上7:00~9:30PM,我將在台北市南海路的教師會館內講「走出低工資高房價的富人經濟:萊茵模式的借鏡」。
       台灣和韓國的90%人今天都淪陷在「富人經濟」的痛苦裡,而看不到未來:GDP成長趨緩,環境品質持續惡化;頂層1%富人的所得呈指數型加速成長,而90%人的薪水卻持續倒退;經濟成長的甜頭盡歸少數的10%人口(尤其是迅速地向頂層1%集中),惡果(PM2.5、食安、房價與物價飆漲)卻由底層的90%人加倍承受。
       然而,這樣的發展模式與痛苦並非市場經濟之必然,萊茵模式的國家(德國與瑞典等)有辦法在高工資、高福利、高環保、低國債的情況下維持適度的經濟成長(全民經濟)

正在改變21世紀的一本書

       皮凱提(Thomas Piketty)的著作《21世紀資本論》(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帶給世人兩個鮮明的訊息:(1)除非有大規模戰爭或政府政策的介入,資本的年報酬率(r)的長期趨勢非常穩定,約是4%5%,而經濟年成長率(g)僅1.5%左右;(2)如果一直維持資本的年報酬率大於經濟年成長率(r > g),貧富差距將會持續擴大,使富者越富而貧者越貧。

2015年12月11日 星期五

其實,我不喜歡當公共知識分子

       決定退休的時候,我是個籍籍無名的人,只想回到 40 歲以前的生活,關在書房讀書寫作。對我而言,寫電影評論和托爾斯泰小傳遠比開系務會議、面對荒唐的學術環境更有趣──因為,在阿莫多瓦的電影和托爾斯泰的生平裡,我面對是最深刻、可貴的人性,也因為終日沉浸其中而感受到人性的尊嚴和可貴;而逐漸惡化的學術環境裡,我面對的卻是學術市場裡最卑劣的人性,因而終日自覺乏味、無聊,有時甚至噁心。
        退休時的心,很像是退隱。回到與古人交往的歲月,過著自己最安適、怡悅的生活。在書房裡,我可以從過去中外兩千年裡無數的聖哲賢人中挑出數十個人來交往,只看人性最深刻、高貴的部分,完全不需要去看現實世界裡的卑劣、齷齪、噁心。
        這算是我累世修持所積下來的一塊小小福田。

分手,要選在最適當的季節裡

       農陣有一個小群組,是內部限閱。我已經數度請負責人把我從該小群組名單中刪除,沒有結果。前兩天,我用非常極端而嚴厲的方式要求立即將我從名單中移除。接電話的女孩或許嚇壞了,對此我深感抱歉,擱下電話後幾次想打電話安慰她,又怕被誤以為我離開農陣的態度已經軟化,還是狠了心腸沒打電話。
       很多人無法理解我為何選擇在這時節裡跟農陣告別,有些人無法想像我堅持的到底是什麼。我的離開跟蔡培慧加入民進黨的時機有關,更重要的卻是因為農陣對「蔡培慧加入民進黨」所持的態度有關。
       如果蔡培慧在2008年成為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我祝福她。如果2016年蔡英文將會敗選,我不反對蔡培慧成為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如果2016年蔡英文鐵定當選,我不反對蔡培慧代表民進黨出馬競選分區立委。關鍵在於,不管是藍或綠,我反對農陣的看板人物成為執政黨的不分區立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