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8日 星期五

民主沒有捷徑

       昨天晚上看了一部關於南非黑人爭人權與廢除種族隔離制度的電影 Endgame,導演Pete Travis 是英國人,電影比較有英國紀錄片的風味而不像好萊塢緊湊誇張的劇情片。故事聚焦在曼德拉出獄之前的黑白對話,以及促成曼德拉出獄與帶頭化解黑白心結的兩個要角:南非第二任黑人總統(曼德拉的繼任者 Thabo Mbeki,拿到英國大學的經濟學學士和碩士學位)和一位白人哲學教授 Willie Esterhuyse。故事重點在分析 Thabo Mbeki 和 Willie Esterhuyse 如何一步步地化解彼此的不信任與心結,導演成功地讓我相信這個過程的艱難有如南非黑白心結的「破冰之旅」。雖然不知道影片跟史實有多大距離,至少言之有物,頗值得看。
       為了進一步了解這一段史實,早上上網去查資料,發現南非的現況非常惡劣:貧富差距高居世界第一,犯罪率、強姦、失業率、愛滋橫行。一位歸化美國的大陸人曹長青把一切現況都歸罪於執政後的曼德拉和他的南非國大黨同志,失之偏頗。我相信這些事實一定會讓有心人拿來證明黑人沒有能力執政、英美民主並非全球適用,以及福利國家禍害無窮等主張。所以,我進一步去查了一些相關資料,彙整給自己和讀者參考。

2015年8月16日 星期日

電影「模仿遊戲」與史實

       電影《模仿遊戲》一開始就表明了它是「based on a true story」,意思是說「根據事實改編」,到底改編了多少,其實是隨導演和劇作家高興。所以,電影裡的情節跟史實有非常大的出入。
       我比較有興趣的是電影裡那一部破解密碼編解序號的機器 Bombe 相關的原理,以及它跟電腦的關係。
       首先,Bombe 的原始點子是出自波蘭的數學家,而其原型機 Bomba 也是在波蘭做出來的(波蘭出天才數學家,這也是全球聞名的)。Alan Touring 在 Bombe 的貢獻是突破性的改良(雖說是改良波蘭的 Bomba,但同時也是破了波蘭數學家無法突破之處)。其次,雖然 Bombe 也勉強可以算是專用型計算機器(computing machine),但它不是我們一般通稱的「電腦」,因為我們一般通稱的電腦必須是通用型的計算機器。

2015年8月15日 星期六

再談《一個葬禮四個失禮》

       昨天寫了一篇關於這一部電影的文章,太匆忙而留下很多沒說完的話,在這篇文章裡繼續寫下去。想談的是:如果亂倫和敗德是人類難以根除的劣根性,我們怎麼去面對──或者說,劇中的腳色可以有什麼樣的出路。
       中文譯名「一個葬禮四個失禮」很不恰當,太粗魯地把一部電影簡化為四個膚淺的道德批判與結論,好像不願意讓觀眾有自己去思索這電影的空間。英文名字比較中性而含蓄「August: Osage County」,但是劇本和導演的立場卻又很堅定而沒有妥協地在詛咒人類(白人)的敗德和無處可逃的命運。

2015年8月14日 星期五

文化、民族性、歷史與制度

       瑞典的名目人均所得和以購買力計算的人均所得都接近美國之後,而遠高於德、英、法。很多人試圖解釋「瑞典何以如此富有」,常看到的兩大解釋是:(1)瑞典有豐富的天然資源,(2)瑞典在兩次大戰期間都沒有被波及而可以順利地持續成長。但是在〈可以開除不適任的老闆嗎?〉我完全聚焦在她的制度,在〈台灣是不是選錯了戰場〉我聚焦在她的產業特質。
       瑞典歷史上只有貴族階級而不曾有過封建社會,因此歷史上她有機會比其他民族更公平;而且,海盜社會裡貢獻最大的是戰死的人,如果不重視撫恤,將不會有人願意在戰場上犧牲,這也有助於解釋瑞典社會的公平性。但是,要這樣解釋的話,我們如何去面對台灣社會今天的冷漠跟我小時候「奉茶」制度、白賊七、義賊廖添丁等台灣人心目中真正的英雄?

       在今天這種極端全球化的時代裡,過分仰賴歷史、文化、民族性去解釋經濟現象,遠比從制度面去解釋更冒險。況且,我們可以從別人取法的,主要的是制度。

《一個葬禮四個失禮》為何讓劇評失望

       無意間在電視上看到這一部電影《一個葬禮四個失禮》(August: Osage County),提出了很多關於親情、愛情與人性的尖銳問題,有其值得深思的一面,也很具戲劇張力,卻把主題處理得很糟。很好奇國外的專業影評怎麼看它,不算意外地,我隨意挑的四個影評,都沒太好的評價。
       看梅麗史翠普飆演技是很過癮,看茱莉亞蘿勃茲偶而表現出值得誇獎的演技也不錯,但電影(或戲劇)原本不該僅止於此。用亞斯培(Karl Jaspers)在《悲劇之超越》裡所揭示的理念去評價好萊塢電影,很像是認真過頭;不過,《一個葬禮四個失禮》的原劇本畢竟得過普立茲獎,電影劇本又是原作者改編,值得我們用比較認真的態度去談這電影。

為什麼借鏡瑞典、荷蘭與德國?

       台灣不適合學美國,太多現實條件不相合,學起來不但畫虎不成反類犬,甚至還自我矮化為美國的經濟殖民地──好不容易脫離日本殖民時期的「香蕉與甘蔗共和國」,馬上又變成美國廉價供應鏈裡的「蘋果共和國」(產業單一化是殖民地的典型特徵,台灣卻自甘淪為美國殖民地,還自滿得意而不自知,實在可悲)
        更壞的,是沾染一大堆美國的惡習,甚至變得比芝加哥學派、華盛頓共識更惡質的資本主義。(「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與「貧富差距有助於經濟發展」的邪惡信仰徹底抹除台灣人的良善與對弱者慣有的同情,放任式的自由主義信仰更變成是掩護官商勾結的最佳藉口和煙幕彈。)

        問題是,如果不學美國,要學哪一個國家?

可以開除不適任的老闆嗎?

可以開除不適任的老闆嗎?
彭明輝

       可以的!有一個國家在三十年內持續對所有的董事長和總經理施壓,要求他們改善經營績效,否則就解聘。結果該國的生產力暴增,同時又達到充分就業。讓我再跟你說兩個不可能的美夢,因為這個國家也做到了。一個人口僅台灣41%的小國,可不可能擁有二十來個全球技術最頂尖的跨國公司和品牌,而人均所得超過美國?這個國家做到了──而且她位於「海角天涯」,沒有荷蘭、新加坡和香港的國際貿易優勢!一個國家的財富(wealth)集中程度遠超過美國,而且讓財富世襲,卻又同時讓國民的所得(income)分布均勻到跟共產國家一樣,而政府的公正廉能足堪為全球表率,這是可能的嗎?是的,有一個國家同時實現了這三個不可能的美夢。
       當然,你一定聽過她的名字,不過讓我賣個關子,先談談她是怎麼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