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1日星期一

Robert Solow 對主流經濟學的嚴厲批評

       對於捍衛主流經濟學的人而言,Joseph Stiglitz Paul Krugman 只是兩個無理取鬧的人,不值得花心思去理睬他們。
       但是,當諾貝爾經濟獎得主 Robert Solow 對主流經濟學發出嚴厲的批評時,他們就不得不感到震驚並認真聆聽:Robert Solow 所提出的 Solow model 不只是當代發展經濟學最重要的礎石,它的分析方法更啟發了整個當代總體經濟學的主流研究。
       不過,這位主流經濟學教父卻在 2010年出席國會的聽證會,公然指責當代主流經濟學最倚重的經濟模型 DSGE 和理性預期等基本假設嚴重違背現實,通不過常理的檢驗,無助於了解金融危機與提出對策。他指出,整個主流經濟學從一開始就已經用錯誤的假定得出荒唐的結論:市場的效能高於政府且能自主管理,政府的介入只會「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因此,這樣的理論只會建議政府在金融危機時袖手旁觀,而不會提出任何有用的建議。

2014年4月19日星期六

國畫畫論開始預購,05/01上市

       說這本書是「畫論」,其實它截然不同於你所見過的任何一本「畫論」。它像一本值得珍藏的畫冊,有好幾張頂尖國畫名作的複製品(范寬的《谿山行旅》、李成的《寒林平野》、荊浩的《谿山行旅》、李唐的《萬壑松風》、倪雲林的《容膝齋圖》等),其品質遠超過你以前見過的畫冊,甚至比故宮名畫三百種印得更好。光憑這一點,我就很想多留幾本給子女和後代珍藏。
       它引導讀者去欣賞北宋以來最值得欣賞的十幾張畫,像是一本引導外行人欣賞國畫的入門書,因此適合各種「外行人」看。但是它由淺至深地談,沒有停留在「入門」的層次,因此它也適合對國畫有深刻認識的人。它談的跟過去你聽過的截然不同,過去你聽過的國畫都是一些浮淺的浪漫情感,這本書要談的是「莊嚴崇高之美」。很多人在聽我講過范寬的《谿山行旅圖》之後都很感動地跟我說:這才了解到國畫真的很偉大,在西畫的傳統面前毫無遜色,甚至有所過之而無不及。
       這本書不只談國畫的畫作,它也談作品裡呈現的情感,以及畫家創作時的情感和思想。所以才會有副標題:「國畫的情感與思想」。

一個汽車廠,兩種文化與薪資,Why?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德國的福斯汽車(VW,全名 Volkswagen,大陸翻譯成「大眾汽車」)在美國的田納西州設立了生產線,帶給該州大約 2,000 個新的汽車業工作崗位;但該廠生產線工人的起薪每小時卻只有14.5美元,大約是以前美國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和福特(Ford)的那些工會工人薪資的一半。即使加上各種福利,這些工人的雇傭成本也只是每小時27美元,遠低於福斯汽車在德國的工人時薪(67美元)。不只這樣,田納西州政府給福斯公司的補貼大約為5.77億美元,相當於每個崗位28.85萬美元!因為美國工人每年工作時間約 1,794小時,田納西州政府的補貼等於可以讓福斯公司在美國免費聘用 2,000個生產線工人,時間長達六年!
        壓低工人薪資,再用納稅人的錢去補貼,這是雙重的劫貧濟富。這些吸引廠商的手段真的是必要的嗎?
       根據我們常聽到的主流經濟論述,當美國工資這麼低且政府補貼這麼高時,德國汽車廠必然會逐一出走,而且留在德國的汽車廠將無法對抗美國生產線的低成本優勢而一一垮台,最後必然使得德國的汽車業很快地空洞化,而消費者將是最大的贏家。事實卻並非如此       

2014年4月18日星期五

沒有政府就不會有壟斷?

       一個自稱經濟學「古典學派支持者」的(年輕)人說:「我相信沒有政治的介入,企業是很難壟斷市場的。它符合實際以及理論。」以及「要是(傾銷與壟斷)成真,對消費者怎麼會是壞事呢?想想看有人願意當呆頭鵝,我們有更多的剩餘去購買更多商品。」經濟學教科書和他都認為不可能的事,在這世界上明明天天都再上演!讓我們來看一個真實的故事。
       趙耀東在成功地創辦了中鋼之後,為了協助國內中小企業擺脫日本不鏽鋼薄板廠對台灣中下游企業的壟斷,公開集資要在台灣設立一個不鏽鋼薄板廠。日本知道後開始對台灣進行不鏽鋼薄板的傾銷;趙耀東募資的對象知道鬥不過日本而個個退縮,不到半年這個募資計畫就被取消了。在日本傾銷期間,她可以用全世界其他市場的獲益來彌補在台灣的損失,所以每個月的公司純利還是下降很少;趙耀東的募資計畫一取消,日本馬上對台灣進行懲罰性的價格調漲,那一年日本對台營運的年度平均純利還不跌反漲。此後,台灣再也沒人提議創立不鏽鋼薄板廠。課本說不可能,但是在真實世界裡卻還是在上演,因為企業的天性就是追求寡佔與壟斷。
       你沒聽過「公平交易」和血汗咖啡園的故事嗎?你沒聽過鋼鐵大王卡內基和石油大王洛克斐勒如何靠壟斷致富嗎?你沒聽過反托拉斯法與公平交易法嗎?「沒有政府就不會有壟斷」,怎麼會有這種完全不顧現實的想法?

2014年4月15日星期二

大人看不懂「太陽花世代」?

       看著網路上大人們對「太陽花世代」的各種解析,我常感到好笑。統派以為這是一場「反中恐共」的鬥爭,背後是綠營在支持。其實,盡管他們跟少數民進黨立委關係良好,他們厭惡民進黨政客的程度絕不下於厭惡國民黨。他們對中南海或許沒什麼好感,但是假如有大陸交換學生在現場,一定會被邀請「共襄盛舉」,甚至會有人自願當地陪,熱情地解說現場發生的一切。他們什麼也不怕(連近在眼前的鎮暴警察都不怕,更別說他們根本沒見識過的中國武警和天安門的坦克車,或者聽都沒聽過的文化大革命),反而質問我為什麼要那麼怕中國;他們誰也不恨,只恨那些不尊重民意,踐踏憲政,迫害弱勢的人──以及那些沒有盡責的在野黨立委們。
       他們自稱「台灣人」,卻跟傳統意義下的「台獨」沒有任何的關聯,她們不知道省籍有何意義,也完全沒有身分認同的問題。就像他們之中的一人所說的:「太陽花世代的身分認同不是人格差異伴隨規訓程度差異下的產物,而是建立在紮紮實實地親密呵護土地的地方感之上,『你是什麼人?』問遍絕大多數的太陽花世代,他們會不加思索的告訴你:『台灣人啊,台灣長大的,不然是什麼人?』

2014年4月13日星期日

馬政府在飛蛾撲火?

       2009年以來國際媒體與金融機構有兩個跟大陸相關的熱門話題:大陸房市泡沫何時要破?大陸的壞帳會不會導致經濟的爆發?由於大陸佔香港銀行體系對外債權近五成,因此英國和大陸媒體不禁擔憂香港會被拖累而成為下一波金融危機中心
       在這背景下,台灣卻無視於兩岸經濟已經過熱的事實,還想通過 ECFA 加深台灣對大陸的經濟倚賴。除非政府在建構 ECFA 策略時同時準備好防火牆,以及以全球化降低對大陸的經濟倚賴,否則這簡直是飛蛾撲火,卻硬拖著全台灣人一起陪葬。

2014年4月12日星期六

同學,我們可以不上課嗎?

       清華大學一群學生邀我出席「同學,我們可以不上課嗎?」這個座談會。由於狀況不明,我擔心到時候是壁壘分明地雞同鴨講,毫無溝通與澄清的效果,所以我沒答應出席。不過,我願意利用這一篇網誌表達一些看法,給對此問題真心感到困惑的學生、老師參考。
       學生可以不上課嗎?答案是:要看他們的目的與動機。如果不上課是為了打 game 或打群架,當然說不過去。如果海大的學生不上課是為了去搶救一艘船上的難民,當然理由充分,誰想阻擋或抗議都是白目。因此,要讓這一場座談會有溝通與澄清的效果,首先必須對座談會要討論的議題背景脈絡(包括不上課的目的與動機有清晰的事實陳述與交代。否則一個反對學生去打 game,另一個贊成學生去救人,辯個兩小時也還是雞同鴨講,毫無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