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0日星期四

全球糧食近況補遺

       前文提到全球穀物(cereal,包括米、小麥和玉米等澱粉質為主的雜糧,但不含大豆)的產量與庫存量都已經大幅超過糧食危機時期的最低點,並且其價格也從今年五月開始持續滑落,如左圖所示。
       不過,衡量糧食安全的方式是「庫存量╱年度銷耗量」這個比值,而非「庫存量」這個絕對量。此外,糧價除了受到供需關係的影響之外,也受到政治因素、油價,以及通貨膨脹╱緊縮因素的影響。
       所以,我們還是應該要補上「庫存量╱年度銷耗量」這個比值,才能比較清楚地看到全球目前糧食安全的狀況。

2014年10月28日星期二

油價與糧價暴跌

       2013年時油價本來蠻平穩的,西德州原油大概是每桶100美元,布蘭特原油約110美元。最近兩年油價與糧價大幅下跌,是否意味著能源危機與糧食危機是庸人自擾?也許,不過還不夠確定。因為糧價上漲有一個可觀的因素是被油價帶動,所以我們先看看國外專家對油價的分析與預期。

2014年10月23日星期四

70%的學生要去服務業,學校該敎什麼?

       台灣現在有70%的人在服務業工作(雖然這包括醫師、教師、會計師),我們是不是該針對這「絕大多數人」的需要來改變教育的內容?
       台灣已經從製造業為主的社會轉型為服務業為主的社會,很多在過去教育制度下「學習成就落後」的學生不是能力太差,而是因為學校沒有針對服務業設計的課程,所以他們在學期間看不見自己的能力所在,而誤以為自己一無是處。
       我們形容一個人的才幹時有很多種不同的形容詞:聰明、精明、幹練、溫馨、熱情等等。而在今天這個成熟的社會裡,市場多元化,每一種人才都有展現天份的機會。研究的工作適合分析能力強的人,擅長發明的人則是創意能力強而不必然擅長數理化科目的分析能力,行銷人才要懂得人心和察言觀色,主管要擅長語言溝通與化解利益衝突,領導人才要對市場有敏銳嗅覺,而且擅長獎懲與利益分配。這些能力大部分都是既有考試考不出來,學校也沒在敎的。
       因此,這些人才要在既有的教育制度下被壓抑 16~18 年,看不到自己的長處,還要每學期被三次成績排名打擊信心,大學畢業前至少要被否定96次。這樣的教育制度、教育目標和教材內容該不該改?

教改這個老話題

       偶然機會認識一個家長,他不相信台灣的學校教育,就讓女兒從小在家自學,由他跟女兒商量學習內容,並成功地引導她往中醫和中國文化發展。他靠著自己的學養和人脈,替女兒找到源源不絕的學習資源。而且因為整個學習過程都是量身訂做,所以學習過程沒有一點時間是浪費的,也徹底跟他看不慣的青少年文化隔離開來。前兩年聽說他女兒已經通過高中學歷檢定,古典文學與中國文化的涵養遠遠超乎許多頂尖大學的中文系畢業生,也已經拜過許多位著名的老中醫為師,醫術的底子也遠超過許多中醫系的學生。她即將考大學,以中醫系為唯一志願。
       我曾見過這女孩,跟她談過話,能相信上述傳言非屬虛構。而且,她彬彬有禮,氣質優雅,沒有當今小孩那種坐不住的浮躁和習染,很讓我喜歡。這個案例非常特殊,卻一直挑戰著我觀念中的「教育」,讓我不禁問自己:這種孩子有需要上學嗎?這是不是一種教育的最佳典範?還是說,這種教育也有不足處?

2014年10月19日星期日

青年薪貧,或將持續惡化?

        如果你在 YouTube 用關鍵字「jobless generation」搜尋,可以找到一大堆相關的影片,談的都是工作條件惡化,乃至於無薪工作的情況。
原圖出處與原文討論
       就業市場惡化,受害者以年輕人居多。左圖顯示:45-59歲的加拿大人之中有64%收入足以支持舒適的生活,65%可以有自有住宅;但是 18-29歲的加拿大人之中卻只有37%的收入足以支持舒適的生活,19% 可以有自有住宅。
       生產力越來越提升,為什麼年輕世代的所得卻越來越低?
       主要原因是,絕大多數年輕人都被迫在跟成本越來越低的機器人競爭薪水:絕大多數年輕人只有在願意接受低於「自動化成本」的薪水時,才有機會打敗機器人而獲得工作。但是,自動化的成本越來越低,因此年輕世代的工資將會被迫持續往下調整,來跟自動化的價格競爭。而且,「提升高等教育就學率」不但無法解決問題,反而是在增加高教失業人口與高教低就的人口。

2014年10月17日星期五

誰救了資本主義?

       馬克斯曾經說過:「資本主義是它自己的掘墓工人。」這一句話被當作笑話已經很久了,很多人早已忘了它,更多人從不曾聽過它。但是,Thomas Piketty 的《廿一世紀的資本論》卻讓很多人重新想起它,就像馬克思鬼魂已經復甦似地。
       馬克斯100%錯了嗎?盡管Thomas Piketty 的《廿一世紀的資本論》讓很多人重新想起馬克思的《資本論》,Thomas Piketty 還是公開宣布他不相信共產主義;即使 Joseph Stiglitz 不遺餘力地批評現實世界裡的市場機制,他也從不曾提倡過共產主義。但是別忘記,蘇聯現在擁抱的是他們在 1989 年放棄的共產黨。答案顯然不單純。而且,就算馬克思的預言錯了,到底是誰救了資本主義?其實我能心服的答案很讓人震驚。

政府爛,企業毒,怎麼辦?

       頂新集團最近成為眾矢之的,不但有消費者的「滅頂計畫」,各媒體也紛紛發揮調查權去深挖頂新背後的各種利益勾結,目前階段這兩股力量是在相互增強之中。這個發展趨勢讓我們看到台灣的一點點希望──面對「政府爛,企業毒」的事實,消費者立即可做的事就是:(1)動員消費者抵制爛企業,(2)用收視率閱率獎勵跟人民消費者站在一起的媒體,鼓勵他們更積極、更深入、更全面地為捍衛人民消費者的權益而報導各種企業與政黨、政府的惡行,以及消費者的抵制行動
       雖然頂新背後有很強的政治力量在支撐,只要消費者夠團結,還是足以將頂新給整到倒閉不起。只要一個企業倒了,其他企業就會發生殺雞儆猴的效應。「滅頂計畫」如果成功地整垮頂新,將會給所有黑心廠商一個重要的警告:當政府擺爛不做事時,消費者還是有機會集結起來給予企業應有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