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5日 星期三

朱敬一的新書《找回台灣經濟正義與活力》

       朱敬一最近出版了新書《找回台灣經濟正義與活力》,除了批評歷來財經、外貿與產業政策的諸多缺失,也提出他自己心目中的產業政策藍圖。我讀了大失所望。
       這本書裡拐彎抹角地罵陳沖推出的三業四化以及自由貿易示範區,讀起來隱隱約約覺得似乎矛頭是指向管中閔遠多於指向陳沖。對於那些既迷信新自由主義,又迷信權威的人,這本書或許可以讓他們相信台灣過去萬人敬崇的新自由主義可能真的錯了。
        但是,對於那些早就已經知道新自由主義有問題,而想進一步知道台灣該怎麼辦的人而言,讀醫本朱敬一的《找回台灣經濟正義與活力》,遠不如讀張夏準的一篇論文Industrial PolicyCan We Go Beyond anUnproductive Confrontation?

近況

  部落格的寫作幾乎停了,因為太忙。倒不是不想寫,心裡還常懸念那些會不時地逛到這裡來的讀者。
       忙,因為發生的事情遠比原來的預期多,以致於應付不過來。
       每週四在獨立評論@天下發表一篇專欄,談台灣的經濟與產業政策;下筆之前需要讀很多論文,搜尋國外的相關資訊,以至於佔據了太多的時間。22K讓很多人焦慮,國內很多評論我讀了總覺得跟自己的觀察有很大的差距,只好自己想辦法來理解事實到底是怎麼回事。另一方面,台灣有太多針對當下熱門議題的評論,卻太少對長期的、結構性問題的思索。總得要有人去做這跨領域、吃力不討好的冷門工作。

2015年3月17日 星期二

3/22 關鍵數據小組聚會

3/22 聚會的主題是「不動產所得稅制度的檢討」,由德明科技大學的花敬群教授主講。
地點:還是在卡士達(台北市萬華區武昌街二段122-1  二樓)。
時間:  3/22  1400
議程:
1400 ~  1420   花老師引言  (錄影)
1430 ~  1630   公共討論與維基書寫

1630 ~ 1700  討論沃草、總統給問嗎、提問論述
報名網址: http://wmtw.kktix.cc/events/keydata1503  

關鍵數據網內的本次活動網頁:請點選這裡

2015年3月3日 星期二

一本另類的「教改」書

       在「教育」的這個場域裡,很多人都充滿挫折,甚至遍體鱗傷:很多學生唸到台大畢業了,還不知道不知道為何而學、該怎麼學;很多老師埋怨教育體制僵化,教越久離理想越遠;很多家長面對著不想學的孩子,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這些人都渴望著答案,卻找不到解決問題的方法。
       但是,補習班確實有名師可以讓孩子的成績進步,甚至讓孩子願意去上課。此外,學術界確實有人很清楚地知道該如何學,為何而學。那麼,為什麼有問題的不知道答案,而有答案的人卻幫不上有痛苦的人?
       台大畢業的高子壹,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去講說學習過程所遭遇到的痛苦與挫折,以及後來終於搞懂的「如何學,為何而學」;她也以親身經歷談補習班老師如何讓孩子成績進步,願意學,樂意學,甚至開始思索社會發展的大問題。
       她跳出了這個社會許多的刻版印像,寫出這一本很另類卻值得大家讀的書。我給它寫了下面的這一篇序。

2015年3月2日 星期一

曾經有過的夢想╱空想

       在我的字典裡,「野心」是一種自私的成就慾,只想把別人給踩下去,以證明自己的「偉大」,其實內在卻是空洞、卑鄙而無聊的,反應的是人性的卑劣面,毫無可取之處;「理想」則是追求更美好的自我(但絕不是想要把別人給踩下去的卑劣野心),或成全社會的善念、情感,反應的是人性的可取處。
       離開劍橋時,我覺得台灣的「好」學生在資質上絕對不會輸給劍橋的大部分學生,只不過老師們沒給他們見識值得學的東西,才會盡學些瑣細的事物,而在格局與氣度上輸人一大截。因此,我發願想在台灣培養出跟劍橋一樣棒的學生。
       這些年回想起過去,有時候不確知自己當年的抱負是一種務實的理想?還是一種空想?

2015年2月21日 星期六

22K與兩岸三角貿易之謎

       根據20151/28 的《經濟日報》社論〈從外銷訂單看台灣經濟展望〉,台灣海外生產比例持續攀漲,2014年已達到52.6%2013年為51.5%),而且201412月更已高達57.5%。海外生產比例越高,國內生產的比例越低,對就業的影響越不利,對剛畢業而沒有工作經驗的學生衝擊更遠大於已經有工作經驗的職場老鳥。資方也可以藉此對求職新手拿翹,壓低他們的起薪(尤其是那些不需要專業能力的工作),逼迫他們接受非典就業,硬把全職工作派給派遣員工。
        但是,別用「兩岸三地貿易比例升高」推論「台灣的 GDP灌水,實際上已經負成長」,更別用它作為合理化22K的理由。

2015年2月11日 星期三

如何選大學的科系?

       很多學生跟家長問過我這個問題,卻期待著我給他們一個美麗而錯誤的答案。
       問這問題的人常會給我ㄧ堆他們的背景資料:學測成績、落點預測、模糊的興趣、沒什麼把握的「長處與能力」;他們的困惑通常是興趣與科系前途的衝突、不確定自己現在的興趣能持續多久,不確定自己有興趣的科系會不會真的是自己的能力所在,etc。他們的期待是:我可以直截地告訴他們未來該走的路,讓他們可以一輩子不後悔,不需要換軌道,省掉十年的冤枉路。
       問題是,人生總是走過才會知道你喜不喜歡,適不適合;而且人會變,使得預測未來非常困難。如果你願意面對這事實,就該知道人生的方向只能是「摸著石頭過河,邊走邊調整方向」,而不是期待一個懵懂的高三學生一眼看清自己的未來,或者荒唐地在高三時決定自己一輩子要走的路,從此再也不去改變或調整方向。
       所以,真正該問的問題是:如果我不確知自己的未來,我該如何邊走邊調整自己的方向?升學之路和職場會給我足夠的機會去換軌道嗎?我該如何利用既有的升學管道與職場的換軌機制去逐步找到自己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