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7日 星期二

川普的萬里長城

        每當川普談起美墨邊界那高55英尺而長3,200公里的高牆時,評論者幾乎都當作荒唐的笑話或者踐踏人權的瘋子。一位女性受訪者卻在昨晚「國家地理頻道」的節目裡指出來:每當川普污辱女性與弱勢而把支持群眾鬧得臉色鐵青時,他總是能用「那一堵高牆」重新凝聚群眾的向心力,讓現場的情緒再度沸騰。
        這一堵牆到底有什麼魔力?據說它是川普贏得總統寶座的關鍵(而不是污辱女性、踐踏弱勢,或否認溫室氣體效應),是川普「一無可取中」的唯一可取,而且其力道不僅足以抵消一切惹人惱怒、讓股市心驚肉跳的各種狂言,還有額外的魅力贏得選舉。它到底是什麼?

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

誰讓台灣從根爛起?

        植物如果從根爛起,往往沒救;社會如果從根爛起,或許接連好幾(十)個世代都會失去未來。植物的根爛掉,有時候是土壤、氣候或照顧的人出了錯,有時候是染上了病蟲害。台灣社會呢?有沒有病?什麼病?
        這幾年來每次演講時問聽眾:「有沒有人看得到十年後台灣的未來?看得到的請舉手。」總是一片揪心的悄然與黯然。
        這是誰害的?天真的經濟系畢業生說「都是中央銀行的錯」,天真的政治明星(X神)說「都是阿共的錯」,兩黨的御用學者都說「全球不景氣,不能怪執政黨」。
        關心農業的人都知道,台灣有菜蟲、有米蟲、有果蟲、有毒蟲。台灣社會到底還有多少種蟲?
        一顆蕃薯和一篇李方儒的臉書PO文,讓我這個年很難過。

2017年1月11日 星期三

「滑世代」有什麼問題?

        也許你已經聽過「千禧世代」(Millennials),最早的一批大約在2,000年時高中畢業,他們有時候被稱為「Y世代」,我稱他們「滑世代」。
        他們開始出名,或許始於2006年的一本心理學暢銷書「Generation Me: Why Today’s Young Americans Are More Confident, Assertive, Entitled—and More Miserable Than Ever Before」。在這本書中,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 的著名心理學教授 Jean M. Twenge 用 1,100萬筆有關這世代的數據為基礎,分析這一個世代的特質,告訴這個世代的長輩「美國人變了!,他們跟你們完全不一樣!」
        這是一個讓自己矛盾、困惑與沮喪,也讓長輩困惑與沮喪的世代——他們在愛的教育中長大,在長輩的長期催眠中培養出無限的自信與自愛;等他們進入職場,遭遇到的真實人生卻跟埋藏在潛意識裡的世界觀與自我影像徹底衝突,許多人因而不知道該拿自己怎麼辦;而職場上X世代與嬰兒潮世代的主管們,也沒有人知道該拿他們怎麼辦,更別說是對他們的理解。

2016年12月29日 星期四

Forza Gesù 歌詞新譯

        總覺得這歌詞很美,用孩童天真純潔的心,去演繹耶穌對世人的愛與憂心,以及孩子懇切的真情。
        底下是我的業餘翻譯,有幾句翻譯不太有把握,不敢奢想「信雅達」,只是用以抒發自己在該歌曲中的感受。

Forza Gesù  耶穌別難過
原詞與原曲作者:Rosalba (Rosa) Martirano
歌詞中譯:彭明輝 [註一]

2016年12月27日 星期二

PISA 650,抵不上純真的歌聲和眼神

         歌詞雖然感人,但是得要再加上主唱 Francesca Z. 這個四歲小女生純潔而真摯的眼情,才會具有十足的說服力和感染力——讓我們相信,只有孩子的祈禱可以讓耶穌振作起來,讓地上有小小一塊天堂。

2016年12月25日 星期日

遙遠,才叫夢想

        沮喪時會想:「夢想,總是在太遙遠的地方!」情緒高亢的時候會說:「遙遠,才叫夢想!」——要不然,難道可以把垂手可得的東西叫「夢想」或「理想」嗎?
        米蘭•昆德拉曾寫過一本書,英文譯名頗貼切的「Life is elsewhere」——想望中的人生總是在遙遠的地方,而不在此時、此地;然而,那也就意味著想望中的人生總是太遙遠而不可能實現。

2016年12月16日 星期五

中國建設迅速,不是只因威權統治

        曾經在國家地理頻道看過一個節目(好像是 Mega Project),報導搭建青藏鐵路時所必須克服的各種工程難題,許多都是讓國際工程界瞠目結舌的重大發明和突破。
        華人數理天分高,不會因為共產黨統治而變笨;雖然華人諾貝爾獎得主還少(或許跟文化、制度有關),但是工程上面的創意已經屢有驚人的表現。據說,英國空軍所使用的引擎,設計的依據是一個中國留學生在劍橋念博士時的論文,而他則是華人之中第一個在劍橋以兩年時間經特許拿到博士學位的第一人(第二位是陳之藩,不過陳之藩在劍橋念博士時已經拿過美國電機博士,且升等為 Associate Professor)。
        底下這一部影片告訴你,中國建設迅速,絕對不只是因為威權統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