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9日星期一

「事前鼓勵,事後究責」的創新文化

       幾個先後差好幾屆的學生利用教師節回來跟我小聚,都在高科技公司,有些已經是一、二級主管。談到高科技產業這些年的變化,似乎每一家科技公司都在努力尋找新的使力點,卻都很難找到使力的地方。我跟他們講,問題出在公司文化與制度:事前鼓勵創新,過程沒有能力評估風險與控制風險,事後卻喜歡追究責任。在這樣的制度與文化下,創新將會是前進三步又倒退三步,結果是大家綁在一起原地踏步。
       創新不是靠個人的聰明,而是需要一整個公司的文化與制度去支持。法國社會學家布迪厄的兩個核心概念「慣習」(habitus)和「場域」(field)各有他專屬的用法,不過這兩個字合併起來總會讓我想起生態系裡「棲息地」(habitat)、「棲息者」(habitants)以及「棲息行為」:什麼樣的棲息地,會有什麼樣的棲息者;如果你原本不屬該棲息地,而又無法改變行為和覓食模式,就無法在該棲息地上活下去,只能遷出或滅亡。
       台灣的公司制度與文化都會讓創新者無法活下去,只能遷出或滅亡。但是這些人只要到了合適的棲息地(譬如到國外去發展),就會表現得不輸外國人。問題不在人才,而在欠缺合適的棲息地,欠缺合適的公司制度與文化。

愛台灣可以愛多久,愛多深?

        昨天有很多人為中華隊加油,這是愛台灣的一種方法,大家都作得到。
        餿水油事件時,一個朋友氣得要死,很多人也在網路上七嘴八舌地「評論」。鈕承澤和魏德聖在 9/26的「野台開槓」上買問題餅來鼓勵大家多吃,希望台灣人要對台灣人有信心。當然,這也是愛台。但這樣不會讓台灣減少餿水油事件。
       報紙的追蹤報導呢?除了立法院的質詢之外,各大報差不多已經沒在報導了,好像只有聯合報還在努力追蹤後續發展。從 9/4 事發到 9/25 也才不過三週,政府還沒拿出任何有效的對策,市面上不知道還有多少餿水油,大家卻已經厭倦這個話題,急著要「步入生活正常軌道」了。台灣人的適應力不會輸給小強,天大的問題都是處驚不變地「慌張三天自力救濟換新話題」這樣地過下去。「After all,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這樣也算是一種愛台灣的方式嗎?

2014年9月28日星期日

關鍵數據小組十月份聚會

       這個月的活動是跟維基以及393公民平台合作,探討各縣市財政昏迷指數
       時間:10/5(日)14:00 ~ 17:00

       地點:卡市達創業加油站(台北市萬華區武昌街二段122-1號) 

       很多人可能多少耳聞過台灣各縣市財政惡化的消息,但是卻沒有完整而清晰的圖像。「393 公民平台」與商業周刊合作推出第 1379 期特別企劃「失控的臺灣債」,首度揭開臺灣 20 個縣市的財政昏迷指數評比,希望藉此讓臺灣社會開始正視我國財政的重要議題與危機。
       「財政昏迷指數」是仿效國際上的政府財政健全指標,改良自評估一般企業的四大財務指標:
        1. 現金償付能力:評估地方政府手邊有多少現金可用;
        2. 預算支應能力:評估地方政府自身籌備資金的能力;
        3. 長債償還能力:評估地方政府的債務壓力及自身還款能力;
        4. 永續服務能力:評估地方政府獨力持續提供居民服務的能力。

2014年9月26日星期五

說不清,卻看得很清楚的感動

           嘉義大學 10/1 的演講「從國畫談崇高之美」延期至 10/22下接本文。
   
        這篇文章將是未來一系列「美術欣賞」的起點。今天的主題是:用美術品讓讀者感受到藝術品跟工藝的差別,以及讓讀者親自感受到文字說不清楚的「心靈」、「深刻」、「感動」、「偉大」。我要試著用美術品來引導讀者,讓他親自體會什麼叫做「不落言詮」、「超乎文字」的感動。

一、工藝品與美術品(art)的區別
        先看下面這一張圖,它是清乾隆二年陳祖章雕刻的橄欖核舟,底部刻有「後赤壁賦」全文,可謂精細工藝的極致,但是毫無美感可言,所以叫做工藝品。接下去那一張是慕夏Alphonse Mucha,1860-1939)的畫,兩相比較,高下立判。

2014年9月22日星期一

讀書會這學期講國畫

       我一直以為:不了解國畫,很難認識中原文化「不落言詮」、「意在言外」的部份;同樣地,不了解音樂和美術,也很難認識歐陸文化「不落言詮」、「意在言外」的部份。因此,我一直期待能把自己對音樂和美術的認識教給自己的孩子。可惜,當他們的人格與情感夠成熟,可以嘗試理解音樂和美術背後的情感和思想時,已經離開家裡;而寒暑假的互動裡又一直沒機會營造出適合講音樂和國畫的時刻。就這樣,我最想交給孩子的遺產,一直都擱在心裡。也是這樣,所以我才發願要寫一系列關於國畫和西畫的書,讓他們以後有機會自己學著看。
       自己讀書是了解深刻思想的必要途徑;但是要對國畫與繪畫有入門的了解,以便做為閱讀的基礎,用「邊看邊聽」的方式比較快。前幾天在台中國家資訊圖書館講國畫欣賞,重點是范寬的〈谿山行旅〉,聽的人形形色色,我猜有很高比例是沒事順便聽一聽,事先對國畫的了解跟一般人無異。但是從聽眾的表情與後來的問答看起來,我猜很高比例的人都對「為何要學會看」國畫有很深刻的感受。

2014年9月16日星期二

食安問題可以大幅改善嗎?

       每個先進國家有都有機會出現食品安全問題,但想不出來有那個國家會像台灣這麼頻繁地重複出現類似的問題,以及拖延這麼久而解決不了問題。這代表著整個社會沒辦法從過去的痛苦中學會教訓;而「社會學習」這個機制的近乎不存在,不只代表著政府有問題,還包括監督政府的民意機構、檢調、媒體乃至於學術圈和一般消費大眾都出了一些問題。

一、完全不做源頭管理
       媒體說全冠香豬油顏色「純白帶有香氣」,而且「聞起來很像新鮮的好油」。聽起來要事先防範好像很困難。
       但是全台廢食用油中間商每年回收多少,流向何處都是可以調查、統計的,加減數字就可以知道是否有可能出了大規模的問題。此外,不肖商人可以拿廢食用油做什麼用?哪一種用途潛在的不法利潤最高,這也是可以從相關業者訪談問出來的。有了這些資訊,再去問食品檢驗或化學檢驗的專家,要驗出大規模的偽劣產品不該是太困難的事。

2014年9月11日星期四

學生為何要聚在同一間教室裡?

       「上課」就是把一群學生聚在同一間教室,有必要把一群學生聚在同一間教室嗎?這個問題是教育的核心,每個老師都該回答。而答案也很簡單:去完成他們每一個人無法單獨完成的事。不過,這個簡單的答案卻遮掩掉太多問題,譬如:假如每一個學生的需要和困難都不一樣,把他們聚在一起學習真的有好處嗎?於是小班教學、在家自學等千奇百怪的教法都被推出來,每一種都被媒體誇大為「跨世紀的教學奇蹟」。
        為了要從較寬廣、完整的角度去討論「為什麼要上課」這一件事,本文會從哈佛物理教授 Eric Mazur 的一場演講「Memorizationor understanding: are we teaching the right thing?」談起。他在演講裡鼓吹兩件事:(1)教育是協助學生去「理解(understanding),而不是「散播知識」;(2)當教育的重點是理解」時,學生的同儕學習(peer Instruction)成效好過於講課(lecturing),或者至少是不可或缺的一環。我同意這兩個原則,但希望先指出演講中幾個容易被忽略的要點,希望藉此提醒讀者「同儕學習不是萬靈丹」。
       之後,我會從這演講開始,檢討傳統教學法的功能(它絕非一無是處)同儕學習,以及我自己在通識課的教法,比較三者的得失與使用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