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0日星期三

經濟學思想大轉彎的關鍵

       本文想用大家都能懂的方式介紹近年來經濟學界爭論最兇,而且在 2008 年之後導致英美財經政策大轉彎的幾個關鍵問題。
       本文是用玻璃珠在地面上滾動的模式解釋經濟學的爭議,這個類比(analogy)有它在系統理論上的嚴格依據,但是本文不去談背後的理論,只會用到幾個很容易懂的術語。

新竹市政府在搞思想審查!

       新竹市一個民間團體邀我去演講,與生涯規劃有關而與政治無關。我答應了。後來收到進一步的通知,取消邀約。原因是:新竹市政府經費補助時有思想審查,不管講題內容是否跟政治有關,只要演講者曾經支持學運,就一概不予補助經費。
        這是新竹市特定單位的主管個人行為?新竹市長許明財的個人態度?還是行政院長江宜樺的指示?甚至馬英九的個人意志?值得新聞媒體工作者進一步去查證。
        唉!你也幫幫忙吧!現在已經是2014年,國民黨還在搞戒嚴時期的思想審查?這種爛黨不倒,台灣還真的不可能有希望!
       新竹市政府的錢是人民的,有利於人民就該花,不利於人民就不該花。許市長是不是到今天都還黨國不分,誤以為市政府的經費是國民黨的,要用來支持國民黨政權?


時事評論

       我陸續停掉所有媒體的專欄寫作(最後一個被我停掉的是聯合報),也逐漸停掉自己部落格上的時事評論。原因很多,主因三個:(1)我不喜歡看台灣現在的媒體(報紙、電視、網路媒體),裡面太少報導重要的新聞,但是不讀新聞的人就不適合寫時事評論;(2)我本來就是關心結構性、制度性的事,不那麼關心孤立的偶發事件,但是結構性、制度性的事情不是一般媒體讀者關心的事,也較難寫進專欄裡;(3)時事評論寫得好的人很多,不需要我。
        所以,我決心固守部落格、演講和專書寫作三件事。這已經夠我忙了。

2014年7月27日星期日

美國的菁英教育也出了問題

       這個標題下得有點蠢:(1)假如不是菁英教育出了問題,這個社會還會亂成這樣且找不到出路嗎?社會有多亂,不就意味著菁英教育出了多大的問題嗎?(2)幾乎所有的發展中國家都在抄襲美國,如果美國沒有問題,這世界還有可能亂成這個樣子,且堅持要沿著錯誤的道路繼續走下去嗎?

       朋友寄來一篇文章的連結,作者 William Deresiewicz 是哥倫比亞大學大學部到博士班的畢業生,在耶魯大學教了十年書,失望地離開教職,變成全職作家。(跟我很像?)文章篇名很嚇人 "Don't Send Your Kid to the Ivy League: The nation's top colleges are turning our kids into zombies"。美國的菁英教育真有這麼糟嗎?

關鍵數據小組 8/3 聚會

時間:8/3 下午 2:00~5:00
地點:卡市達創業加油站(台北市萬華區武昌街二段122-1號)

注意請帶筆電來 ── 現在的聚會型態是有人進行半小時專題演講,針對該主題提供關鍵數據,之後就直接在現場邊討論邊進行共寫(不限於當日主題)。所以,請記得帶筆電來。
更多資訊:請看關鍵數據網相關網頁

        未來台灣關鍵數據網每兩個月聚會一次,將和關心各不同議題的NGO合作,例如:台灣維基百科、農村陣線、勞團、393 公民平台等,就勞動 、房價、土地、農業、能源、醫療等各社會議題舉行工作坊,進行深入研究、討論、整理、書寫,歡迎關心台灣各議題的朋友一起參加。

全台蚊子館的 APP

兩岸升學主義與教育的核心問題

      看了一篇大陸湖北省高中聯考狀元留美念完大學後的感言,感慨於兩岸教育共同的問題:只有升學主義和比成績,而沒有真正的菁英教育,以至於無法培養出能解決社會問題的的思想家、領導者。
       先說台灣。新聞報導說:建中校長去找台大教授設計「大一先修課程」,建中和北一女老師不知道要給學生開什麼選修課程。這表示什麼?在台灣,人才、庸才和蠢材接受的是同樣的價值觀,同樣的教育目標,同樣的教材。這樣還教得出人才嗎?
       真正的精英是有寬廣的視野與能力,可以看見產業 and/or 社會的未來機會與危機,想得出掌握機會與突破困境的策略。只要把這社會 top 1% 的頂尖人才教好,讓他們有好的人生目標和靈活的思考能力,其他 99% 的人就可以努力地執行盲目地跟隨。這樣的精英,需要的是不同於一般人的價值觀、人生觀,以及全然不同的教育目標、教法與教材。

2014年7月18日星期五

自力救濟與結構問題,別老是把它們混在一起

       面對 22K 和買不起的房子,你可以有兩個思考方向:(1)誰都不怪,想辦法靠自力救濟脫離苦海,(2)想清楚到底怎麼會有 22K,從結構上去改善問題。台灣的評論老是分不清楚這兩個問題,因而老是把兩個問題混成一個問題,像沒頭蒼蠅般地殺來殺去。
       一般人犯這種錯就算了,被廣大臺灣人信賴的嚴長壽和陳文茜還犯這種錯,那或許真的表示台灣社會浮上檯面的都不是人才。不過,我在檯面下的確見識過很多讓我驚豔的人才,其中很高比例都是六、七年級。所以,我只能推測,台灣的問題是:檯面上沒有人才,人才全被擠壓到檯面下去了;做決策的沒腦袋,只好「將帥無能,累死三軍」。
       在這種難堪的社會情勢下,年輕世代不但被怪罪成草莓族,最近甚至害爸媽被總裁與「台灣最聰明的女人」罵:別怪 22K,都怪你們把孩子寵壞!
        話能這麼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