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日 星期二

一本另類的「教改」書

       在「教育」的這個場域裡,很多人都充滿挫折,甚至遍體鱗傷:很多學生唸到台大畢業了,還不知道不知道為何而學、該怎麼學;很多老師埋怨教育體制僵化,教越久離理想越遠;很多家長面對著不想學的孩子,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這些人都渴望著答案,卻找不到解決問題的方法。
       但是,補習班確實有名師可以讓孩子的成績進步,甚至讓孩子願意去上課。此外,學術界確實有人很清楚地知道該如何學,為何而學。那麼,為什麼有問題的不知道答案,而有答案的人卻幫不上有痛苦的人?
       台大畢業的高子壹,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去講說學習過程所遭遇到的痛苦與挫折,以及後來終於搞懂的「如何學,為何而學」;她也以親身經歷談補習班老師如何讓孩子成績進步,願意學,樂意學,甚至開始思索社會發展的大問題。
       她跳出了這個社會許多的刻版印像,寫出這一本很另類卻值得大家讀的書。我給它寫了下面的這一篇序。

2015年3月2日 星期一

曾經有過的夢想╱空想

       在我的字典裡,「野心」是一種自私的成就慾,只想把別人給踩下去,以證明自己的「偉大」,其實內在卻是空洞、卑鄙而無聊的,反應的是人性的卑劣面,毫無可取之處;「理想」則是追求更美好的自我(但絕不是想要把別人給踩下去的卑劣野心),或成全社會的善念、情感,反應的是人性的可取處。
       離開劍橋時,我覺得台灣的「好」學生在資質上絕對不會輸給劍橋的大部分學生,只不過老師們沒給他們見識值得學的東西,才會盡學些瑣細的事物,而在格局與氣度上輸人一大截。因此,我發願想在台灣培養出跟劍橋一樣棒的學生。
       這些年回想起過去,有時候不確知自己當年的抱負是一種務實的理想?還是一種空想?

2015年2月21日 星期六

22K與兩岸三角貿易之謎

       根據20151/28 的《經濟日報》社論〈從外銷訂單看台灣經濟展望〉,台灣海外生產比例持續攀漲,2014年已達到52.6%2013年為51.5%),而且201412月更已高達57.5%。海外生產比例越高,國內生產的比例越低,對就業的影響越不利,對剛畢業而沒有工作經驗的學生衝擊更遠大於已經有工作經驗的職場老鳥。資方也可以藉此對求職新手拿翹,壓低他們的起薪(尤其是那些不需要專業能力的工作),逼迫他們接受非典就業,硬把全職工作派給派遣員工。
        但是,別用「兩岸三地貿易比例升高」推論「台灣的 GDP灌水,實際上已經負成長」,更別用它作為合理化22K的理由。

2015年2月11日 星期三

如何選大學的科系?

       很多學生跟家長問過我這個問題,卻期待著我給他們一個美麗而錯誤的答案。
       問這問題的人常會給我ㄧ堆他們的背景資料:學測成績、落點預測、模糊的興趣、沒什麼把握的「長處與能力」;他們的困惑通常是興趣與科系前途的衝突、不確定自己現在的興趣能持續多久,不確定自己有興趣的科系會不會真的是自己的能力所在,etc。他們的期待是:我可以直截地告訴他們未來該走的路,讓他們可以一輩子不後悔,不需要換軌道,省掉十年的冤枉路。
       問題是,人生總是走過才會知道你喜不喜歡,適不適合;而且人會變,使得預測未來非常困難。如果你願意面對這事實,就該知道人生的方向只能是「摸著石頭過河,邊走邊調整方向」,而不是期待一個懵懂的高三學生一眼看清自己的未來,或者荒唐地在高三時決定自己一輩子要走的路,從此再也不去改變或調整方向。
       所以,真正該問的問題是:如果我不確知自己的未來,我該如何邊走邊調整自己的方向?升學之路和職場會給我足夠的機會去換軌道嗎?我該如何利用既有的升學管道與職場的換軌機制去逐步找到自己的未來?

2015年2月10日 星期二

贖罪一族

       我們這一世代(三、四年級)正掌握著台灣社會的各種資源與決策權,我為其中良心未泯的人發明了「贖罪一族」這個名詞,希望我們晚年來重建台灣社會,還給後代一個公道。
       我們出生的時候,台灣還是一個美麗的寶島,溪裡和海邊水質清澈,到處可見魚蝦;而今海邊遍是垃圾和醫療廢棄物,水質污濁,我已經不敢讓孫女兒下水去玩;童年我最愛吃的蚵子,如今滿是工業區與科學園區的銅綠,我已經不敢讓孫女吃西部海邊的漁產
       不能只怪別人,我們自己也都參與了這一場的罪孽。
       我們童年時美國是遙遠的國度,洋人是高不可攀的族群,父母卻用他們一生積累的財富讓我們越洋留學,取得全球頂尖國家的博士學位,跟洋人平起平坐,再也不覺得自己矮人一截;從小到大,我們的「未來」總是比過去更美好,每一個夢想都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實現。然而,我們的下一代卻要面對世襲的財富,高不可攀的房價,劫貧濟富的賦稅制度22K和倒退的薪資;他們只能到韓國、大陸、新加坡去當外勞,沒有幾個人看得到未來。
       我們這一個世代享受過台灣的各種美好,卻留給下一代一個無以為繼的社會。

2015年2月9日 星期一

對第三黨「時代力量」的期許

       公民組合分裂,林峯正率先成立政黨「時代力量」范雲則將在三月組黨。有人懷疑雙方各有權謀,我看過網路上各種相關文件後,相信雙方是單純地出於發展路線上的見解差異:范雲希望先提出政見與候選人,「時代力量」想要把候選人完全交給黨員推選;范雲側重由內部核心「精英」往外擴散的組織發展模式,「時代力量」側重由下而上的組織發展模式;范雲側重尋找「不被財團與對岸收買」的人才與策略,「時代力量」偏重「開放、透明的人民參與方式」。
       其實,雙方各有一得之見,都需要包容對方的見解,才不會在發展上有所偏廢而失之一隅:范雲的發展策略很容易流於自以為是的「菁英主義」,而跟社會(尤其底層)的普遍需要脫節,因此必須適度納入「時代力量」那種「開放、透明的人民參與方式」;「時代力量」的發展策略必須冒著庸俗化、民粹化的風險,因此必須設法安排從政黨員與黨工的進修機制和黨員的教育訓練計劃。我期待兩方人馬各自努力後會發現自己所缺的那一塊就在對方的堅持裡,因而在調整過程中變得越來越相像,也使得再度整合變成可能(而且第三勢力完全沒有分裂的本錢)。

2015年2月6日 星期五

關鍵數據小組 2/8 第十五次月會

       這次聚會的主題是「土地議題」,合作的 NGO 團體是去年參與發動巢運的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談地價與房價的關鍵問題與關鍵數據,地點還是在台北市萬華區武昌街二段122-1號的「卡市達創業加油站」,時間是 2/8 下午 2:00~5:00
       有空的朋友請過來聚聚。
       關鍵數據小組的聚會出席人數越來越少,不過長鋼不曾放棄,還在嘗試各種管道來擴大參與人數。我也一直抱著一個態度在支持這個活動:關鍵數據網是台灣民主運動不可或缺的一環──如果一般人連攸關台灣社會的關鍵數據都不知道,不可能期待他們進行有利於台灣社會發展的投票,也不可能期待他們突破「人云云殊,我不知道該相信誰」的困境;而要讓台灣人可以了解攸關台灣社會的關鍵數據,首先就是要有一個容易查索且可信賴的線上數據庫。
       關鍵數據小組的運動不一定會成功,不過它必須先成功才機會提升台灣民眾普遍的民主素養。
        果你也還跟我們一樣地分享著這個信念,在寒冬裡過來聚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