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3日星期四

70%的學生要去服務業,學校該敎什麼?

       台灣現在有70%的人在服務業工作(雖然這包括醫師、教師、會計師),我們是不是該針對這「絕大多數人」的需要來改變教育的內容?
       台灣已經從製造業為主的社會轉型為服務業為主的社會,很多在過去教育制度下「學習成就落後」的學生不是能力太差,而是因為學校沒有針對服務業設計的課程,所以他們在學期間看不見自己的能力所在,而誤以為自己一無是處。
       我們形容一個人的才幹時有很多種不同的形容詞:聰明、精明、幹練、溫馨、熱情等等。而在今天這個成熟的社會裡,市場多元化,每一種人才都有展現天份的機會。研究的工作適合分析能力強的人,擅長發明的人則是創意能力強而不必然擅長數理化科目的分析能力,行銷人才要懂得人心和察言觀色,主管要擅長語言溝通與化解利益衝突,領導人才要對市場有敏銳嗅覺,而且擅長獎懲與利益分配。這些能力大部分都是既有考試考不出來,學校也沒在敎的。
       因此,這些人才要在既有的教育制度下被壓抑 16~18 年,看不到自己的長處,還要每學期被三次成績排名打擊信心,大學畢業前至少要被否定96次。這樣的教育制度、教育目標和教材內容該不該改?

教改這個老話題

       偶然機會認識一個家長,他不相信台灣的學校教育,就讓女兒從小在家自學,由他跟女兒商量學習內容,並成功地引導她往中醫和中國文化發展。他靠著自己的學養和人脈,替女兒找到源源不絕的學習資源。而且因為整個學習過程都是量身訂做,所以學習過程沒有一點時間是浪費的,也徹底跟他看不慣的青少年文化隔離開來。前兩年聽說他女兒已經通過高中學歷檢定,古典文學與中國文化的涵養遠遠超乎許多頂尖大學的中文系畢業生,也已經拜過許多位著名的老中醫為師,醫術的底子也遠超過許多中醫系的學生。她即將考大學,以中醫系為唯一志願。
       我曾見過這女孩,跟她談過話,能相信上述傳言非屬虛構。而且,她彬彬有禮,氣質優雅,沒有當今小孩那種坐不住的浮躁和習染,很讓我喜歡。這個案例非常特殊,卻一直挑戰著我觀念中的「教育」,讓我不禁問自己:這種孩子有需要上學嗎?這是不是一種教育的最佳典範?還是說,這種教育也有不足處?

2014年10月19日星期日

青年薪貧,或將持續惡化?

        如果你在 YouTube 用關鍵字「jobless generation」搜尋,可以找到一大堆相關的影片,談的都是工作條件惡化,乃至於無薪工作的情況。
原圖出處與原文討論
       就業市場惡化,受害者以年輕人居多。左圖顯示:45-59歲的加拿大人之中有64%收入足以支持舒適的生活,65%可以有自有住宅;但是 18-29歲的加拿大人之中卻只有37%的收入足以支持舒適的生活,19% 可以有自有住宅。
       生產力越來越提升,為什麼年輕世代的所得卻越來越低?
       主要原因是,絕大多數年輕人都被迫在跟成本越來越低的機器人競爭薪水:絕大多數年輕人只有在願意接受低於「自動化成本」的薪水時,才有機會打敗機器人而獲得工作。但是,自動化的成本越來越低,因此年輕世代的工資將會被迫持續往下調整,來跟自動化的價格競爭。而且,「提升高等教育就學率」不但無法解決問題,反而是在增加高教失業人口與高教低就的人口。

2014年10月17日星期五

誰救了資本主義?

       馬克斯曾經說過:「資本主義是它自己的掘墓工人。」這一句話被當作笑話已經很久了,很多人早已忘了它,更多人從不曾聽過它。但是,Thomas Piketty 的《廿一世紀的資本論》卻讓很多人重新想起它,就像馬克思鬼魂已經復甦似地。
       馬克斯100%錯了嗎?盡管Thomas Piketty 的《廿一世紀的資本論》讓很多人重新想起馬克思的《資本論》,Thomas Piketty 還是公開宣布他不相信共產主義;即使 Joseph Stiglitz 不遺餘力地批評現實世界裡的市場機制,他也從不曾提倡過共產主義。但是別忘記,蘇聯現在擁抱的是他們在 1989 年放棄的共產黨。答案顯然不單純。而且,就算馬克思的預言錯了,到底是誰救了資本主義?其實我能心服的答案很讓人震驚。

政府爛,企業毒,怎麼辦?

       頂新集團最近成為眾矢之的,不但有消費者的「滅頂計畫」,各媒體也紛紛發揮調查權去深挖頂新背後的各種利益勾結,目前階段這兩股力量是在相互增強之中。這個發展趨勢讓我們看到台灣的一點點希望──面對「政府爛,企業毒」的事實,消費者立即可做的事就是:(1)動員消費者抵制爛企業,(2)用收視率閱率獎勵跟人民消費者站在一起的媒體,鼓勵他們更積極、更深入、更全面地為捍衛人民消費者的權益而報導各種企業與政黨、政府的惡行,以及消費者的抵制行動
       雖然頂新背後有很強的政治力量在支撐,只要消費者夠團結,還是足以將頂新給整到倒閉不起。只要一個企業倒了,其他企業就會發生殺雞儆猴的效應。「滅頂計畫」如果成功地整垮頂新,將會給所有黑心廠商一個重要的警告:當政府擺爛不做事時,消費者還是有機會集結起來給予企業應有的懲罰。

2014年10月15日星期三

經濟學思潮的轉向

      2008年以來,整個經濟學界的思潮已經有越來越明顯的轉向。市場神話在歐美基本上已經破滅,有越來越多的呼聲在要求政府介入以脫離當下持續不墜的經濟頹勢。最值得注目的是,一向被視為奉守市場神話最積極的 IMF 和世界銀行最近都一再加碼要求政府介入以破除經濟的困境。
       國際貨幣基金無法漠視越來越鮮明的各種實證證據,而在2011 年發表研究成果,確認皮凱提和其國際合作同僚的主要研究成果:基本上全世界主要國家在 1980 年前絕大多數都經歷了所得差距縮小的過程,但是 1980年代之後財富又開始急劇地向最高所得者(top 1%)集中,而使得所得分配的公平性急遽惡化。惡化速度最快的是英語系國家,美國尤其嚴重;但是德、法、荷、瑞士與日本的財富集中現象並沒有惡化;瑞典仍舊是全球的資優生,其他歐陸國家的惡化程度也相當緩和。因此,該報告質疑 Simon Kuznets 的假說,認為在已開發國家中的貧富擴大現象不會因為市場機制而自動縮小。接著,又在2013年建議中國和印度要正視貧富差距的擴大,以加稅與宇提供基本工資等積極的政府干預手段來創造貧富均霑的發展模式(Balakrishnan, Steinberg, and Syed, 2013)。

2014年10月7日星期二

一張選票,兩個爛蘋果

       讀者寫信問我:「假設候選人真的不好,我該怎麼辦?我只能投給比較不爛的嗎?假設下一屆的總統大選一樣是KMT & DPP 推派出兩個爛咖出來,我該怎麼投票呢?」我想,包括我在內,很多人都有這個困擾。
       我很篤定的是一定要去投票,至少投廢票就是一種抗議,一個清楚的表態:我對候選人不滿,而且我願意投給更好的人。如果不去投票,你還是傳達了一個訊息:「我不在乎你們的好壞,我看不起所有的候選人,你們推誰都一樣。」廢票表達的是一種積極參政的態度,對有心參政的好人是鼓舞;不投票表達的是冷感,對有心參政的好人是打擊。這兩種不同的行為表達了不同的訊息,對政治有不同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