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8日星期五

沒有政府就不會有壟斷?

       一個自稱經濟學「古典學派支持者」的(年輕)人說:「我相信沒有政治的介入,企業是很難壟斷市場的。它符合實際以及理論。」以及「要是(傾銷與壟斷)成真,對消費者怎麼會是壞事呢?想想看有人願意當呆頭鵝,我們有更多的剩餘去購買更多商品。」經濟學教科書和他都認為不可能的事,在這世界上明明天天都再上演!讓我們來看一個真實的故事。
       趙耀東在成功地創辦了中鋼之後,為了協助國內中小企業擺脫日本不鏽鋼薄板廠對台灣中下游企業的壟斷,公開集資要在台灣設立一個不鏽鋼薄板廠。日本知道後開始對台灣進行不鏽鋼薄板的傾銷;趙耀東募資的對象知道鬥不過日本而個個退縮,不到半年這個募資計畫就被取消了。在日本傾銷期間,她可以用全世界其他市場的獲益來彌補在台灣的損失,所以每個月的公司純利還是下降很少;趙耀東的募資計畫一取消,日本馬上對台灣進行懲罰性的價格調漲,那一年日本對台營運的年度平均純利還不跌反漲。此後,台灣再也沒人提議創立不鏽鋼薄板廠。課本說不可能,但是在真實世界裡卻還是在上演,因為企業的天性就是追求寡佔與壟斷。
       你沒聽過「公平交易」和血汗咖啡園的故事嗎?你沒聽過鋼鐵大王卡內基和石油大王洛克斐勒如何靠壟斷致富嗎?你沒聽過反托拉斯法與公平交易法嗎?「沒有政府就不會有壟斷」,怎麼會有這種完全不顧現實的想法?

2014年4月15日星期二

大人看不懂「太陽花世代」?

       看著網路上大人們對「太陽花世代」的各種解析,我常感到好笑。統派以為這是一場「反中恐共」的鬥爭,背後是綠營在支持。其實,盡管他們跟少數民進黨立委關係良好,他們厭惡民進黨政客的程度絕不下於厭惡國民黨。他們對中南海或許沒什麼好感,但是假如有大陸交換學生在現場,一定會被邀請「共襄盛舉」,甚至會有人自願當地陪,熱情地解說現場發生的一切。他們什麼也不怕(連近在眼前的鎮暴警察都不怕,更別說他們根本沒見識過的中國武警和天安門的坦克車,或者聽都沒聽過的文化大革命),反而質問我為什麼要那麼怕中國;他們誰也不恨,只恨那些不尊重民意,踐踏憲政,迫害弱勢的人──以及那些沒有盡責的在野黨立委們。
       他們自稱「台灣人」,卻跟傳統意義下的「台獨」沒有任何的關聯,她們不知道省籍有何意義,也完全沒有身分認同的問題。就像他們之中的一人所說的:「太陽花世代的身分認同不是人格差異伴隨規訓程度差異下的產物,而是建立在紮紮實實地親密呵護土地的地方感之上,『你是什麼人?』問遍絕大多數的太陽花世代,他們會不加思索的告訴你:『台灣人啊,台灣長大的,不然是什麼人?』

2014年4月13日星期日

馬政府在飛蛾撲火?

       2009年以來國際媒體與金融機構有兩個跟大陸相關的熱門話題:大陸房市泡沫何時要破?大陸的壞帳會不會導致經濟的爆發?由於大陸佔香港銀行體系對外債權近五成,因此英國和大陸媒體不禁擔憂香港會被拖累而成為下一波金融危機中心
       在這背景下,台灣卻無視於兩岸經濟已經過熱的事實,還想通過 ECFA 加深台灣對大陸的經濟倚賴。除非政府在建構 ECFA 策略時同時準備好防火牆,以及以全球化降低對大陸的經濟倚賴,否則這簡直是飛蛾撲火,卻硬拖著全台灣人一起陪葬。

2014年4月12日星期六

同學,我們可以不上課嗎?

       清華大學一群學生邀我出席「同學,我們可以不上課嗎?」這個座談會。由於狀況不明,我擔心到時候是壁壘分明地雞同鴨講,毫無溝通與澄清的效果,所以我沒答應出席。不過,我願意利用這一篇網誌表達一些看法,給對此問題真心感到困惑的學生、老師參考。
       學生可以不上課嗎?答案是:要看他們的目的與動機。如果不上課是為了打 game 或打群架,當然說不過去。如果海大的學生不上課是為了去搶救一艘船上的難民,當然理由充分,誰想阻擋或抗議都是白目。因此,要讓這一場座談會有溝通與澄清的效果,首先必須對座談會要討論的議題背景脈絡(包括不上課的目的與動機有清晰的事實陳述與交代。否則一個反對學生去打 game,另一個贊成學生去救人,辯個兩小時也還是雞同鴨講,毫無意義。

2014年4月11日星期五

清大與交大是「黨」營事業了嗎?

       清交雙雙淪陷,讓人不禁要問:「這到底是兩個國立大學?還是兩個『黨』營事業?」
       3/24 以來,馬英九處理學運與服貿的手段越來越雷厲風行,越來越不擇手段,而且變化之劇烈讓人不得不認真考慮一個問題:「國民黨到底是操盤手換人?還是老大換人做了?」一個一點都不陰謀論的問題:「假如清交都變成了黨校,現在在指揮這兩校跟行政院的,到底是國民黨的馬英九,還是中南海的習近平?」
       有人說馬英九的手段丕變,是因為金溥聰回來了,我一點都不能接受這種說法。他們兩個人打電話、視訊通通都是國家付費,愛講多久就可以講多久,金溥聰人在哪裡有何差別?
       一位負責對外談判的高階幕僚告訴我一個故事。大陸指控台灣的某產業有傾銷之嫌,不但沒有告到 WTO 去,也沒有通過兩會協商機制,就直接把該產業同業公會的理事長叫到北京訓一頓,之後叫他帶著理事群到北京去開會「協調」。

2014年4月10日星期四

沒有大陸,行嗎?

       政府一直恫嚇我們:如果不簽ECFA,我們就無法跟任何國家簽FTA,我們就會鎖國,我們就會無法在這世界上立足。真的嗎?
       回答這問題只需要兩個基本常識:(1)台灣只有 2,300萬人,我們不需要跟全世界所有的國家都做貿易,而可以只挑真正可以跟我們平等互惠的國家貿易往來;(2)大陸並沒有統治全世界,不是每一個國家都要聽他的威脅,甚至也不是每一個國家都急著要跟他做生意!事實上,泛太平洋協議 TPP 裡面就至今沒有大陸的影子,歐盟至今也沒聽說要跟大陸簽FTA,不是每一個國家都急著要抱大陸的大腿,不是每一個國家都會受她要脅!
       事實上,大陸迄今也只簽了極少數的 FTA:東協 ASEAN - China、亞太貿易協定 Asia Pacific Trade Agreement (APTA)、Asia Pacific Trade Agreement (APTA) - Accession of China、Chile - China、China - Costa Rica、China - Hong Kong, China、China - Macao, China、China - New Zealand、China - Singapore、Pakistan - China、Peru - China;談判中的國家有瑞士、澳洲和挪威。其中新加坡和紐西蘭都同時跟兩岸簽了 FTA。

再現黨外運動的熱情

       再度回到濟南路,看著堆積如山的礦泉水和各種物資,以及忙進忙出準備 4/10 退場的年輕人和不年輕的人,我清清楚楚地看到,黨外時期的一切熱情理想都在這裡復甦了:社會各階層無私的奉獻,對抗不公不義的集體意志,台灣人的主體性與自決的堅持,年輕一代的領袖人物,台灣社會的活力與希望──自從民進黨開始跟國民黨分享權力以來,我已經幾十年沒看到過這樣動人的情感與場景了。
       它把數十萬對社會絕望、冷感的「酸民」轉化成熱血公民,使他們重新燃起對台灣的熱情,並且日以繼夜地付諸行動。光是這樣的成就,就叫人嘆為觀止。台灣人冷血的時候叫人心寒與心灰意懶,但台灣人熱情的時候卻讓人如此感動;我們不知道那股轉化的力量來自何處,也不知道它為何會爆發,何時會爆發。這種不擇期地山洪爆發般的熱情,提醒我們:永遠不要以為台灣人已經心死,永遠不要對臺灣人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