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1日 星期六

更好的台灣,或更險惡的台灣

昨夜看了許多篇孫窮理在苦勞網的評論,其中「公保年金修法 一個字 扯! 重點是,你一定得搞懂退休制度」一篇是關於退休制度。孫窮理的文章對一般人而言應該是很硬,不易讀。這一篇文章的全文也很複雜,但是就算不去搞懂全文,每一個人都有需要搞懂它嘗試要發出的訊息:「不同世代、不同職業的人彼此仇恨、公共基金岌岌可危,危機就在眼前,所以怎麼辦呢?」以及「老人安養制度的基礎」這一節所要提倡的「非現金給付/基礎年金/職業年金/企業年金」共同構成的老人安養制度。
用我的話說:如果各種職業背景(工、農、軍公教)的人不願意從「所有台灣人的退休制度該怎辦」著眼去談各種退休制度,而是完全從職業別的立場去談各自的退休制度,我們將會在藍綠政黨的操弄下,輪流刪減彼此的退休金(先砍拿得較多的人,不管他該不該拿,不管退撫基金破產是誰的責任,不管政府財政惡化是因為哪些劫貧濟富的手段),直到大家日子都過不下去還會繼續「比爛」下去,永無寧日。
循著這個模式發展下去,我們會奇蹟式地在100%自由市場的宰制下過著「共慘」的生活(自己有能力儲蓄退休金的少數人除外,不分職業別)!更傷感情的是:我們會被下一代用「追求社會公義」的名義棄養(否定我們在退休前對社會的貢獻,以及曾經從薪水裡提撥過多少退休金)!

       我清清楚楚地看得到這個邏輯的未來:等全球經濟因為高油價或 peak oil 而持續惡化,台灣政府真的財政困難,而少子化使得年輕人負擔沉重時,我們的下一代將會完全不去管我們今天的歷史,不管我們在退休前自己從薪水裡提撥過多少退休金,也不管政府有沒有如同他所承諾地提撥配合款,而直接以「不可以債留子孫」或「退休領得比有工作的人多,不符社會公義」為由,取消我們這一代所有的退休金,或者把我們的退休金苛扣到根本負擔不起基本生活費,也遠低於我們退休前所繳的所有退休金。
孫窮理案( 非現金給付+基礎年金+職業年金+企業年金 )的精神很簡單:把國家可以用來照顧老年人的資源案優先續分配,先把最大塊的資源拿來讓所有人(不分職業別)都獲得基本生活保障( 非現金給付 ),再把次大塊的資源拿來讓所有人(不分職業別)都有基本的年金去滿足各自的差異性需要,之後才把剩下的錢用來按照各種人的不同貢獻度給予額外的退休金( 職業年金+企業年金 )。用企業界慣用的台詞:大家一起先求有(無差別地滿足基本需要),然後再依個別貢獻去求好(額外的退休金與享受)。

這個提案跟目前的主流論述或主流價值觀差距過遠,但是如果我們一再地陷入藍綠政黨利用職業別的差異與退休制度的好壞差異來製造職業別之間的對立,我們最後絕對會陷入世代之間的對立,而淪入被下一代棄養的悲哀處境。